以子试“毒”,他用一颗糖丸拯救了整整三代中国人!

2019年11月02日 来源: 央视新闻

原标题:以子试“毒”,他用一颗糖丸拯救了整整三代中国人!

昏暗的病房里,

横置的桶状机器整齐排列。

在这一个个冰冷机器的一端,

都惊悚地露出一个个人头。

这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

盛行在美国病房里,

用于治疗小儿麻痹症的铁肺呼吸机。

小儿麻痹症患者们,

就依靠它艰难地维系生命。

那时候的中国也未能幸免于难,

南通、青岛、上海、南宁、济宁……

病毒开始疯狂肆虐,

或致死、或致残!

这种病就是脊髓灰质炎,

俗称小儿麻痹症。

一旦被感染上这种病,这种近似于S形的夸张体态,就会陪伴他们一生。

在全国陷入一片恐慌的时候。当时从苏联留学归来的顾方舟临危受命,开启了他与小儿麻痹症长达45年的战斗。

曲折的童年埋下了学医的种子

时针拨回到1926年。

左一为顾方舟

顾方舟出生在宁波的一个富裕之家。

然而一场变故却突如其来,

顾方舟5岁时,父亲在一次工作中,不幸被病毒感染去世。这是顾方舟第一次对传染病有了切肤之痛。

每每忆及小时候,顾先生仍会潸然泪下

为了照顾养活几个孩子,顾方舟的母亲白天黑夜不停工作。一天,几乎累到虚脱的母亲,

抚摸着他的头说:

“儿子,你要好好读书。长大了,你要当医生。当了医生,我们就不用求别人了。”

父亲的病故,

母亲的嘱咐,

让顾方舟从小埋下学医的种子。

北京大学医学院

1944年,顾方舟考入北大医学院。

中学时期的顾方舟

一次,班里一个女生随老师去河北,考察矿工的劳动卫生状况。回校后,她嚎啕大哭地讲述矿上的惨状:矿工毫无保障,穿着麻袋,鞋破露趾,夜枕砖头,日不见天,有时被包工头打得流血露骨头,病死了就扔到万人坑里……

女同学的这番话,

让一旁的顾方舟默默立志:

“我要做一个公共卫生学家,

让更多的人远离疾病、拥抱健康!”

前排左二为顾方舟

大学毕业后,顾方舟来到了大连卫生研究所,从事痢疾的研究工作。朝鲜战争爆发,顾方舟被派往战场,治疗患了痢疾的战士。

二排左一为顾方舟

可刚刚在前线战斗一个月,顾方舟突然收到一封加急电报,上面只有四个字:速回大连!原来,国家选派他去苏联学习。1951年,顾方舟坐上前往苏联的火车,开始了他的学习研究生活。

在苏联,顾方舟一天学习十几个小时,常在昏暗的早晨就进了实验室,晚上干到十一二点。为了看懂世界医学尖端文献,他努力克服语言障碍,仅仅靠着几本简陋的参考书,就自学了俄语、英语、日语三种语言。

1951年,顾方舟留苏期间的工作照

打响了攻克小儿麻痹症第一战

1955年,在苏联整整学习了4年,取得副博士学位的顾方舟学成回国。也正是在这一年,小儿麻痹症在中国集中爆发。

患者多是7岁以下儿童,

感染病毒后,

会肢体残疾、瘫痪甚至死亡。

1959年3月,

卫生部派顾方舟等四人,

到苏联考察脊灰疫苗。

在当时,

世界上对付脊灰病毒只有2种疫苗:

死疫苗和活疫苗!

死疫苗安全,

可是一针5美元的价格,

是那个时期的中国所不能承受的。

活疫苗高效、便宜,

但安全性尚待研究!

顾方舟根据我国国情进行判断之后,

决定研发活疫苗。

他打听到,有活疫苗的,正是他留苏期间的导师。

顾方舟与丘马可夫教授

恩师二话没说,

就将活疫苗赠送了一些给他。

拿到疫苗的顾方舟,

立刻启程回国。

在回国的火车上,

顾方舟一直紧抱着行李箱,

生怕稍有颠簸将里面的玻璃容器弄碎。

因为他深知,行李箱里,

承载的中国千万家庭的希望!

全家移居昆明,只为稳定“军心”

回国后,他立即成立了研究小组,为了进行自主疫苗研制,顾方舟团队来到昆明,建立医学生物学研究所。

到达昆明后,

没水、没电、没房子

没有托儿所、没有小学校……

看到这样的条件,所有人也开始不安起来,

为了稳定“军心”,

顾方舟一大家都搬去了那里,

连老母亲都一起移居去了昆明。

挖洞、建房……实验所用的房屋、疫苗实验室拔地而起,一条山间小路,通往了消灭小儿麻痹症的梦想彼岸。

忍痛以子试药,为亿万孩子不再受病痛折磨

经过研究所科学家们的不懈努力,

1959年底,第一批小儿麻痹减毒活疫苗诞生了。

经过测试,疫苗在动物身上试验安全有效。但能不能用在人的身上?顾方舟义无反顾地喝下了疫苗溶液,一周过去,他安然无恙。但是小儿麻痹症,多发病于七岁以下的儿童,必须要在儿童身上进行临床实验。去哪里找孩子做实验呢?

这是1961年的一张合影,年轻的顾方舟抱着不满一岁的儿子。

顾方舟瞒着妻子,

悄悄做了一个决定:

他冒着让儿子瘫痪的风险,

给儿子喝下了疫苗。

顾方舟的儿子也因此成为了

脊髓灰质炎疫苗的首个儿童试验者。

视频:严屹宽演绎糖丸之父顾方舟,为疫苗成功,忍痛以子试药

这段时间,

曾经忙碌、专注于做实验的顾方舟,

突然变成了一个最尽职的父亲。

他密切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

孩子的每一个喷嚏、每一声咳嗽,

都让他胆战心惊,

因为他清楚,

那一个喷嚏、一声咳嗽的背后,

关乎的是什么!

在顾方舟的感召下,

研究所的科学家们,

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

这些初为人父人母的年轻人们,

用一种看似残酷的举动,

表达着对国家、对人民、对科学的爱。

10天观察期过后,

疫苗是安全的!

1960年底,首批500万人份疫苗,在全国11个城市推广开来。投放疫苗的城市,流行高峰纷纷削减。

从滚元宵中找灵感,糖丸疫苗正式面世

面对逐渐好转的疫情,顾方舟没有松懈,他开始意识到,疫苗的储藏以及运输,都存在很大的问题。

一天,顾方舟看到三岁的儿子拿起桌上的糖果,他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这样,固体方便运输,小孩还爱吃。

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陪伴了几代中国人的糖丸疫苗诞生了!

顾方舟喂小朋友吃糖丸别小看了这颗糖丸,自1964年“脊灰”糖丸疫苗全国推广以来,“脊灰”的年平均发病率从1949年的十万分之4.06,下降到1993年的十万分之0.046,使数十万儿童免于致残。

2000年,“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

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国成为无脊髓灰质炎国家。

从疫情爆发时的无能为力,

到彻底消灭这种传染疾病,

顾方舟也从正当盛年到年逾古稀。

在这场无声的战役中,

他奉献了自己一生的心血。

他用一颗颗小小的糖丸,

改变了无数孩子的命运。

今年1月2日,

92岁的顾方舟先生因病逝世。

今年9月17日,他被授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

顾老这一生,甘尝四十余年的苦,

只为给我们带来长久的甜。

如今,尽管糖丸已退出了历史舞台,

我们也正在逐渐

向过去那个艰苦峥嵘的年代告别!

但“糖丸爷爷”值得我们每一个人铭记。

方舟驶向了永恒,糖丸永留在人间!

 

[责任编辑:周水根]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