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问责才是对党负责

2018年12月1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曾民君

《半月谈》近日刊文指出,在问责已成常态化的今天,有些地方在工作过程中走了样,甚至简单以问责数量衡量整治效果,造成了某些“凑数式”问责的现象。

文章披露,有的地方简单以问责数量衡量整治效果,有的部门为了凑数只好挖空心思“泛化问责”,最终造成基层干部“躺枪”。比如,有的村民小组长按村支书要求办事,在村支书因此事受处分后,乡镇纪检原本计划对小组长诫勉谈话,然而考虑到处分指标没完成,最终给了警告处分;某个审批事项从科员到科长,再到分管副局长和局长都有呈批签字,雇员只是把事项录入系统,不巧审批出了问题,追责时为了凑数,那就把雇员也算上……

这种“凑数式”问责,把问责当做对上级的“答卷”,作为本级的“政绩”,造成了一批“躺枪”“替罪”“顶雷”却“有苦说不出”“流汗又流泪”的基层干部,有的则私称这是“为组织担当”“替领导分忧”以示“抚慰”,从而让严肃的党纪问责变成庸俗的“人情往来”。这样的问责最终挫伤的是党员干部的积极性,损害的是党纪国法的权威尊严,也是一种很坏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

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实践雄辩地证明,问责追责是管党治党、治国理政的有效手段,其意义毋庸置疑。但问责本身不是目的,其“初心”在于压实责任,督促担当,激发作为,推动发展,服务人民。因此,不应把问责变成大水漫灌,任务分派,人人有份;也不应以问责代替整改,一问了之,责无下文,问题依旧;更不应“打太极”“踢皮球”“耍滑头”,通过问他人责,从而自己免责,使问责偏离初心、走了靶心、念成歪经。

真正让有权者受监督,让失责者被惩戒,这要求问责要切中要害,打准七寸,聚焦病灶。泛化问责归根到底是敷衍塞责,极不负责;而精准问责方显对党员干部负责、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

要实现精准问责,就应以问题为导向,以整改为目标,以党纪国法为准绳,以中央大政方针为指针,不设上下限,不搞量化指标,不为问责而问责。在问题的认定、责任的划分、对象的划定、尺度的把握上都应实事求是原则。有的问题可能暴露在现任,但祸根在前任,或者问题在下面,但根子在上级;有的失责既要关注结果,也要关注过程,既要看到主观原因,也要看到客观因素;有的问责处理要结合当地具体情况,在处理的范围、问责的尺度、处分的方式上都要体现法纪效果、社会效果、政治效果的相统一;有的情况不仅要问责追责,也要帮助分析原因,提出整改方向,所有这些都应注意区分,精准到位,不失偏颇。

手握利剑,头顶星辰,心存敬畏。精准用好问责利剑,不仅要提升能力和水平,更应提高站位和觉悟。对于持剑人而言,更应登高以望远,明辨而笃行,不偏且不倚,以精准诠释负责。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