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秸秆综合利用“最后一公里”

2018年08月1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廖海金

据笔者日前调查了解到,今年早稻收割期间,渝水区没有发生一起秸秆露天焚烧事件,这一成效得益于该区大力推行秸秆“五化”(肥料化、基料化、能源化、饲料化、原料化)综合利用所带来的可喜变化。

秸秆焚烧是一种传统的农业生产活动,只是在过去公众对其负面影响的认识不到位。然而,随着近些年雾霾问题成为全民关注的痛点,秸秆焚烧也随之沦为了众矢之的,每到秋冬季节,秸秆焚烧的话题往往成了大众媒体普遍关注的焦点。

正是基于对环境保护的考虑,这些年来,从国家各部委、省区市,到地市、县甚至乡镇,一到秸秆禁烧季,都会重申政策、发布通知,以此来严禁秸秆焚烧。更有甚者,在一些地方,秸秆“禁烧令”执行不力将直接问责基层干部。近日新修订的《河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和禁止露天焚烧的决定》发布,并于8月1日起施行。决定规定,露天烧秸秆者,可以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初衷良善的秸秆“禁烧令”,为何在执行过程中沦为虚置的“稻草人”?看似严苛的制度设计,为何不少时候“形同虚设”,没有发挥好应有的效力?以致出现“年年禁烧年年烧”的怪象。

秸秆“禁烧令”屡禁不止固然有监管乏力,让不少农民“钻空子”的因素,但笔者认为,更为关键的原因是“焚烧令”偏离了农民的利益诉求,不接“地气”。一方面,传统的耕作方式在农村仍然有一定的市场;另一方面,随着省柴节煤技术的推广,在农村普遍使用新能源的情况下,秸秆的“用武之地”越来越少,以至于炊烟成为一种久远的乡愁记忆。

因此,政府单纯实施秸秆禁烧令去“堵”而不采取相应的配套措施去“疏”,其效果自然不大。笔者认为,要想彻底转变农民秸秆燃烧的劣习,让“禁烧令”尽快摆脱“有禁不止”的窘境,唯有采用疏堵结合的方式,尤其是重在“疏”上下功夫。为此建议:

加强对秸秆正确利用的宣传,力求家喻户晓。秸秆中含有大量的有机质,氮磷钾和微量元素,是农业生产重要的有机肥源。据测算显示,将秸秆翻压还田或覆盖还田,一般都能增产10%以上,其效果远比焚烧好得多。如果群众能对两者的利弊进行正确地辨别,自然会倾向于将秸秆还田。当然,要实现这一点,还需要政府帮助农民解决秸秆还田的经费问题,譬如河北、上海、哈尔滨等省市出台的深耕补贴政策。

源头治理,加大秸秆回收与综合利用的力度,让群众看到实实在在的效益。秸秆是一种具有多用途的可再生的生物资源。不过,受到大型农机不足,秸秆收储成本较高,企业收储量小等因素制约,目前的农作物秸秆转化的利用率不足1%,少部分被粉碎还田,85%以上的农作物秸秆最终还是被焚烧。因此,政府尤须在加强对秸秆的综合利用方面“找出路”,打通秸秆综合利用“最后一公里”。比如利用市场化的路子推动秸秆回收利用,或者政府支持建立“秸秆电厂”,通过在农村设立秸秆收集经纪人来回收秸秆等。群众能通过出售秸秆获利,也就断了焚烧的念头,何乐而不为?当然,这需要各级政府主动利用政策杠杆大力鼓励绿色产业和绿色生产方式的发展。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