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县合作把“朋友圈”越搞越大

2018年05月2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尹晓林

今年3月份,市委主要领导带队走访了新干、峡江、樟树、上高等四县市,这是一次很低调的访问,却在民间、网上引起热议:新干是不是要并到新余了?跨行政合作是怎么回事?事实上在2017年底,省委省政府就印发了《新宜吉六县跨行政区转型合作试验区建设方案》,对渝水、分宜、新干、峡江、樟树、上高等六县(市)在共建共享基础设施、产业对接合作等作了战略部署。

为进一步推动六县合作,我市做了大量前期工作。目前有两个问题应引起重视。第一个问题就是认识层面的“冷热不均”。一是“上热下冷”。省、设区市很重视,高位推动,但六县普通市民、基层干部、企业主的认知度、认同度有多高,要打一个问号。二是“我热他冷”。我市对六县合作充满热情,而宜春、吉安两市和樟树等四县的干部参与合作的动力、压力都不足。

第二个问题就是操作层面的路径选择。是所有具体项目由政府“顶层设计”再推动?还是先确定目标框架,由各地民间先试先行,成熟后再推出?六县间的公共事务如道路交通建设,通过顶层设计可达到好的效果。但产业合作等市场化的项目,“拉郎配”式的合作恐怕效果不好,容易出现“半拉子”工程。完全依赖于政府间合作和“顶层设计”,不利于发挥企业、民间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

六县跨行政区合作,全省唯一、全国少见。如何搞?颇费思量。

第一,把产业搞通。把产业做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这才会形成真正的经济发展共同体,这样的跨行政区合作才可持续。要制定六县统一的产业发展规划。避免重复建设、同质竞争;在六县范围内,根据六县各自优势产业通盘考虑,优化产业布局,推动产业转型升级。要共享产业服务平台。比如,我市筹建中的电镀园、危废处置中心,如果其他两市四县已经有了,我市是否还要花大力气去建就值得斟酌。而我市已建好的计量理化检测中心、喷涂电泳中心等,业务上一直“吃不饱”,那其他四县就不必再建。要成立六县统一的产业发展基金,成立跨六县的产业联盟,比如成立六县物流协会等。

第二,把认识搞清。要大张旗鼓地宣传,让六县群众、基层干部广泛知晓、真心认同。如面向全省搞一个“六县跨行政区合作”大调研献一策活动,既可集思广益,又起到宣传推介作用。要建立六县GTP和财政共享机制。要建立六县党政领导新的政绩考核评价机制。比如对六县党政主要领导,进行“六县合作”专项考评,考评结果纳入本人年度考核。

第三,把机构搞壮。跨行政区合作议事协调机构,一般都是权威性、制度化较低,外部条件稍有变化,合作就可能停滞。因此“六县合作”一定要成立权威较大、层次较高的机构。省级层面宜设立由省委分管深化改革的或省政府分管发改的领导担任组长的领导小组,纳入省委深化改革的“盘子”;三市六县要成立党委或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组长的机构。我市宜成立专职办事机构——“六县合作办”,可与市重点办或市委改革办合署办公,增加专职工作人员。

第四,把社会搞稳。“安”和“稳”是老百姓普遍的追求,新余连续三次拿到全国综治最高奖“长安杯”,很少发生大的案件,就是在深夜,妙龄女子走在大街上都感到十分安然。这种“安稳”要向四县群众广泛宣传。

第五,把城市搞美。最近笔者去了我省的五六个设区市,好些原来城市建设较差的城市,发生了显著变化。根据目前我市实际情况,大拆大建不可能,可重点在生态宜居、生活便利、文化娱乐等方面着手。一是持续抓好“保家行动”“蓝天行动”,如果能消灭劣五类水,全年天气优良率达到 98% 以上,这是新余生态宜居的最佳证明。二是在生活便利方面,重点建设智能化的停车场、公厕。三是在文化休闲方面,重点引进和培育大型文化、娱乐企业,比如支持“欢乐谷”大型游乐场项目尽快建成,盘活已停业的“天工大剧院”、建设购物步行街等。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