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如画入梦来

2017年11月3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龚 杰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隐士归客理想的田园生活。

听惯了城市的喧嚣,总想耳根清净,找一方净土,做一回隐士,安放疲倦的灵魂。昌坊无疑是我心灵的栖息地,虽多次游览,但仍然梦牵魂绕,心驰神往。

我领着几个外地文友,趁着秋高气爽,到昌坊来一次故地重游。进入临近昌坊的弯曲道路,视线时长时短,昌坊时隐时现。连绵的山脚下,青瓦白墙的村落呈现出古朴风貌,静静地依偎在群山的怀抱里。它宛如一个羞涩的少女,徐徐地揭开神秘的面纱。

经过几处流水小桥,从山上蜿蜒而下的锦溪开始浸润我眼球,分出的支流纵横交错,与多个小湖泊相映成趣,诠释着江南水乡的风韵。

锦溪一年四季绿水长流,潺潺而下。此时,已是深秋,溪水还未收住夏季奔涌的惯性,丁冬作响,犹如一个白衣少女在抚琴击磬。尽管水是流动的,但并不影响我们的视觉,水质清澈,透明见底,溪底的树根、小鱼欢快地打闹着,就连寄宿在树根上的田螺的滚动攀爬都一览无遗。旁边温婉安静的湖泊,水面如镜,把远处青山和堤岸树木成像在水底,与水中的实物浑然一体,形成一幅虚实相间的天然风景画。一只爱美心切的小鸟,欢快地飞入画中,惹得一身淋湿,吱呀两声狼狈飞离水面。不要嘲笑小鸟的滑稽,如果人一时陶醉,精神恍惚间,也会像小鸟一样,以为到了水的童话世界——九寨沟。

“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据了解,昌坊村山泉众多,溪流吐玉,绕村大小泉孔32处,因为泉水多从岩中出,所以水中富含矿物质,且冬暖夏凉——冬天泉水热气蒸蒸而上,夏天泉边冷风阵阵扑面。最大的一个山泉叫龙王泉,传说为东海龙王所造,位于锦溪漂流上游码头,常年泉水喷涌,滚滚而下,像母亲的乳汁,把这一方水土滋养得膏腴膘肥,最后汇入孔目江,成为新余市民饮水的理想水源。

步入洁净宽阔的景观路,视角被豁然打开,双眼像蹁跹的蝴蝶,时飞时落在昌坊的景色上。

放眼远眺,天高云淡,与蓝天的接壤处,山峦叠嶂,青山如黛,宛如延绵长城。深秋的山景,不再由夏季绿色主宰,红黄的枫叶、桔红的桔子、黄澄澄的柿子和枯黄的野草,渐渐在山间滋长,青红相间,交相映衬。虽然没有春天的艳丽,夏天的葱茏,但丰收的气息扑面而来。在我们头顶上,一群大雁排着“人”字,从山前飞过,欢快的叫声扩充着山谷的空旷和辽阔。只可惜,此时夕阳还未西下、晚霞尚未升起,捕捉不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的美景。日落鸟飞的动态美与山峦高耸的静态美只好在我遐想里升腾,一股不可言喻的欢喜荡漾在心头。

我们顺着景观路继续前行,两旁的行道树蓊蓊郁郁,绿荫映掩,柔和的阳光把树影投射在地上,一阵山风吹来,摇曳的影子在地面上跳舞,手牵着手逶迤向前,消失在曲径通幽的山中。在影子的舞蹈里,我们一路走马观花,闲庭信步到山脚。青山滴翠的森林公园、静谧秀美的蛇仙湖不期而遇,还有佛像山葡萄园、苏坡窑枇杷园、太阳山蜜桔园、内昌坊桑果园、波鱼山杨梅园等星罗棋布。春夏采桑椹,吃葡萄、枇杷,秋冬摘蜜桔,吃红薯。无论四季何时走进昌坊,都能闻到瓜果飘香,香甜的果实常把游人带入童年的梦乡。

深秋时节是桔子的季节。我们经过几路攀爬,来到太阳山,从山顶到山脚,密密麻麻的新余蜜桔树组成一片桔园。桔子像小灯笼挂在密匝匝的桔叶之中,有的单个挂上枝头,有的五六个串连垂枝。它们大小形状均匀,犹如孪生姐妹。一个个金灿灿、黄澄澄,灼灼闪耀,正如唐代诗人张彤所描绘的“树树笼烟疑带火,山山照日似悬金”。美丽的花蝴蝶在桔树间翩翩起舞,或停或飞,或戏或舞,让人好生怜爱。桔园中早有三三两两的游人在采摘桔子,一个妙龄少女,将一棵又红又大的桔子凑到嘴边,做出垂涎欲吞的姿势,并定格在手机里。我们经不起诱惑,摘下几颗桔子,剥开薄薄的果皮,桔瓣晶莹如玉,饱满欲滴,吃在嘴里,甜津津的,像蜂蜜一般撩拔着味蕾。当然,最甜心的还是园主,他摘桔称重,忙前忙后,始终笑容满面,那是被丰收撑开的酣甜。

看完山上自然风景,我们原路折返,重点对夏布坊、榨油坊、华严寺、古樟树、福牛东门、龙泉古井、昌氏宗祠等文化景观进行探寻。

如果说,自然风光是昌坊的容颜,那么文化景观则是昌坊的灵魂。一线一纱、一枝一叶、一柱一梁,都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讲述着昌坊的前世今生,沉淀着厚重的历史文化。

来到夏布坊,一座四合院式的仿古建筑静伫在绿树浓荫之中。院内白色的夏布成片晾晒,风一吹,像飘扬的经幡,迎风招展。古老的纺车,穿走的梭子,还有那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声音,让我们仿佛穿越到它600余年的历史里——一群男女老幼一边上浆刷布、上机织布、绩纱经纱,一边唱着“青青的叶子白白的纱,青青白白是苎麻,哥哥刷布妹妹织,织出夏布走天下”的苎麻夏布民谣,从古唱到今,唱响“中国夏布之乡”的美名,唱进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站在昌氏宗祠前,雕龙画凤的梁柱,恢宏大气的门头,栩栩如生的大石狮,宛如来到神圣的宫殿,庄严之气突显外漏。祠堂里摆放着肃穆的神主和祖先牌位,门柱上刻有吉祥动物和古代名将,散发出悠古清香,那是先辈虔诚的祈福。在古樟树下,粗壮的树干撑起硕大的树冠,深深的皱褶里藏着时光的年龄。传说这棵生长13世纪初的古樟,南宋抗金名将岳飞曾把坐骑白马栓在它身上。摸着树上的皱纹,我仿佛听到战马嘶鸣的声音。还未进入华严寺(原名昌仙庙),氤氲的香火味飘飘袅袅,循着香火味拾阶而上,威严神圣的华严寺高高伫立,让我们瞬间收住随性的欢笑。相传此寺为纪念先辈昌容道长于1582年兴建。一直以来,此寺香火鼎盛,远在宜春、萍乡、樟树、上高等地的善男信女纷纷前来朝拜……这些悠远的传说和故事,牵着我的思绪,时而亢奋在《满江红》的冲天豪气里,时而凝结在《道德经》的哲理名言上。一个下午,好像几个世纪,如电影《盗梦空间》的情节一般,为我们编织一个迷幻的梦境。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返程,我心潮起伏:十年前,昌坊还只是一个偏隅山脚的小村庄,今天,村民们用智慧和汗水把它浇灌成了远近闻名的4A级乡村度假村,演绎着沧海桑田的变化,这是多么的可歌可泣啊!

当我们回到景观路的起点,蓦然回首,夕阳在晚霞里徐徐西沉,昌坊却我的心里冉冉升起——秀美的山水、厚重的人文、开放的精神再次涌进我的魂魄,真可谓“秋景如画入梦来,悠悠人文沁心田”,教我怎不忆她、念她、梦她?!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