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事要“官升三级”

2017年11月3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尹晓林

何谓谋事“官升三级”?就是在谋划工作时,无论你是机关的科员,还是企业的职工,你自己把自己的职务提拔三级以上。“官升三级”并不是职务上的提拔,而是谋略能力的提升,让自己具有更高层次的思维方法、更高层次的能力水平、更高层次的格局境界。

想领导所想,既是讲政治,也是方法论,谋事“官升三级”是治疗“工作幼稚病”的良方。第一,谋事“官升三级”能让你看得远。站位高则看得远,看得远则方向明。比如深化改革,看准了方向,就能“不畏浮云遮望眼”,敢闯敢试。最近省政府对“放管服”改革进行暗访督查,发现“一些地方居住证办理条件苛刻”,导致出现了非本地户口人员在本地买车上不了牌照、考不了驾照等“尬事”。居住证办理条件苛刻或许是有政策依据,但在户籍制度改革大背景下,站在更高层次上考量,或许可以大胆突破。突破确实有风险、要担当,但只要满足“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因公而未掺杂私利、决策程序到位”这三点,还是可以“妹妹大胆地往前走”。第二,谋事“官升三级”能让你想得深。站位高能让你更深刻把握事物的本质,在工作中能牵住“牛鼻子”。比如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如果你深刻把握了这一主要矛盾,就更能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去产能政策就执行得更彻底、更坚决。第三,谋事“官升三级”能让你抓得实。思路对头、谋略得当,那么出台的工作措施就更科学,更符合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落实时就阻力小、合力大,落地也更快。比如,我市“工、小、美”定位准,对如何实现“美”思路清晰,因此在实施“保家行动”“蓝天行动”时,得到了绝大多数市民的支持,进展快、效果好。

当然,谋事“官升三级”不是随便能做得到的,也不是人人愿意去做的。

一要有位卑不敢忘忧国的情怀。范仲淹当时还是小小的大理寺丞时,就向宋仁宗呈上《奏上时务书》,特别是他那一声“先天下之忧而忧”的长叹,穿过千年,至今还在我们耳旁回响。王沪宁同志1989年写下了《行政生态分析》,1990年写下了《腐败与反腐败》,提出了“超级腐败”概念,当时他只是上海一所高校的青年教师,就已经在想中南海的事了。所以说,我们“居江湖之远”“在庙堂之下”,不妨碍可以有济天下的忧国忧民情怀;我们当不到市长、省长,不妨碍可以有“不在其位谋其政”的高度政治自觉性。

二要丰富的人生积累。首先要有生动的实践。工作中要多岗位、多领域锻炼。比如干部轮岗实现常态化、制度化;到上级单位、发达地区挂职锻炼;派驻重点项目、企业帮扶;招商引资、信访一线锻炼等。其次要有宽阔的知识面。既读万卷书又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要多读一点最前沿的政治理论,比如《求是》的百家言栏目;特别是要多接受最新的自然科学成果,比如量子纠缠等。《群书治要》撷取历代一万四千多部古籍中关于治国的精要,但大多是关于“礼乐、选贤”等社会管理类,几乎没有“机械、生化”等自然科学方面的内容,历代官吏不关注自然科学,这或许是近代中国落后于西方列强的历史逻辑原因。“行万里路”就是要抓住、创造机会多出差、多参加高水平的培训班、多到一线调研,甚至可以多一点自驾游、背包游。走出去了,总会有收获,“即使摔倒了,也可抓起一把泥土”。

三要有“唱反调”的气魄。历史上敢于唱“反调”的谋士中,朱升知名度不高,但他的“反调”非常有名,毛泽东称为“九字国策”。朱元璋攻占集庆(今南京)后,声势大振,又看到陈友谅、张士诚等纷纷称王,朱元璋当时也急于称王,朱升站出来唱起了反调,提出了“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当前实际工作中,也需要给领导“唱反调”,一个政策的出台,要研究它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更要作充分的风险评估;一个项目的实施,要作可行性研究,更要作不可行性研究。在决策期“唱反调”,就是为了把困难估计更足,把风险降到更低。

谋事“官升三级”,干事扑下身子!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