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区:新余的“浦东”

2017年11月0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见习记者 胡涛 通讯员 付新 罗柳根

如今的高新区鸟瞰图。

如今的高新区鸟瞰图。

新余因钢设市,是一座传统工业城市,工业是全市经济的脊梁,但在过去,外地人提到新余,都会想到新钢,似乎也只能想到新钢,“一钢独大”的局面延续多年。2001年11月9日,随着一个机构的成立,这一局面渐渐成为历史,它就是位于城东的新余市高新技术经济开发区(2010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升级为国家级高新区时更名为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如今,外地人提到新余,不仅会想到新钢,还有赛维、赣锋锂业、沃格光电、木林森、增鑫牧业......一连串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赫赫有名的企业,与新钢一起,共同支撑起新余的经济命脉,也让这座传统工业城市有了更多的注解,焕发出新的活力,而这些企业都落户在高新区!

孔目江东岸的沧桑巨变

高新区成立以前,城东是一个什么样子?许多人回忆起来,给出的答案是:跟农村没什么区别!事实上,那时候的城东就是农村。一江之隔,西面高楼林立,东面荒野千里,一到夜晚,西面霓虹闪烁,而东面一片漆黑,与浦东新区成立之前的黄浦江两岸十分相似。那时的城东,家家户户靠种地为生,过着传统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荒山上裸露着大片大片的黄泥地,有的外出打工的农民,土地就被撂荒,野草疯长,唯一像样的道路是连接樟树和宜春的省道清宜公路。

生产生活井然有序。

生产生活井然有序。

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城镇化速度的不断加快,老城区土地资源越来越紧张,为了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壮大工业经济的体量,提高工业经济的质量,高新区应势而生。由于距离主城区很近,城东的区位优势开始显现,最终高新区选址落在这里。

2001年11月9日,承载着百万新余人实现“工业化发展、大开放战略”的梦想,新余市高新技术经济开发区在原城东开发区的基础上挂牌成立。成立之初,全区规划面积仅为40.125平方公里;2004年5月,市委市政府将渝水区水西镇成建制委托高新区管理;2006年3月和2011年4月,分别从水西镇划出部分区域,成立孔目江办事处(2010年10月更名为城东办事处)和马洪办事处。目前全区辖1镇2办事处,人口16万,辖区面积266平方公里,园区规划面积100平方公里。

前卫厂前的铁路道口。

前卫厂前的铁路道口。

人们至今还记得,新余市高新技术经济开发区成立之初,在从水西集镇往西约500米的一块场地上,几家瓜子炒货厂、火腿加工厂乌烟瘴气,一家五金机械厂敲敲打打,喧闹不堪。住在白水塘村的李先生对此深有体会,他说:“小工厂又吵又脏,噪音特别大,冒出来的气很难闻,我们周边的居民都烦透了。”企业这种散、乱、小的窘境,让人堪忧。在一次全市会议上,有人公开质疑:新余市高新区,“高”在哪里?“新”在何处?这样的质疑让人难堪,更激发了高新区人不屈的斗志。

在高新区流行着一句话:困难,困在家里就难;出路,走出去就有路。这是高新区人多年以来,在招商引资工作中积累的经验之谈。从一片荒山上盖起一座座现代化厂房,连基本的道路交通都无法满足,背后的困难可想而知。但就是凭着一股子冲劲、闯劲,勤劳质朴的高新人风雨兼程,传承“白加黑”“5+2”的工作模式,在这片传奇的土地上,创造了丰硕的成果,实现了量变到质变的靓丽嬗变。

马洪硅料厂灯火辉煌的夜景。

马洪硅料厂灯火辉煌的夜景。

如今,高新区已有各类工业企业500余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179家,形成新能源产业园、钢铁和装备制造产业园、新材料产业园、光电信息产业园、生物医药食品产业园、现代服务业产业园等“六大产业园”竞相迸发的局面,赛维、赣锋锂业、沃格光电、木林森、增鑫牧业、亿铂电子等一大批重点企业发展迅速,势头正劲,成长为国内甚至全球同行业顶尖的企业。

从“市级”到“国字号”的惊人飞跃

从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山到一座座现代化的厂房,从茅舍屋檐到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从穷乡僻壤到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从一片不毛之地开拓出一个工业经济的主阵地,从承接沿海地区落后产业到科技创新的主战场。这一切,高新区只用了16年!十六载艰苦卓绝的创业史,创造了一个被称为“新余高新速度”的奇迹,诞生了一种被称为“新余高新精神”的品质力量。

荒山上的一声鞭炮响,拉开了马洪硅料厂的开工序幕。

荒山上的一声鞭炮响,拉开了马洪硅料厂的开工序幕。

2006年3月,新余市高新技术经济开发区经省政府批准为省级开发区,更名为“江西新余经济开发区”;2009年4月,经省委批准为副厅级建制省级开发区;2009年9月,经省政府批准更名为“江西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园区;2010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升级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并正式更名为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这是国务院批准的第二批国家级高新区,也是继南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之后,我省获得的又一家国家级高新区。从“市级”到“省级”再到“国家级”,从几家路边的小作坊到行业顶尖的大企业、大公司不断涌现,每一步都走得无比坚实,也是高新区整体实力不断增强的集中体现。

高新区的起点:城东经济开发区。

高新区的起点:城东经济开发区。

高新区的发展之路并不平坦,甚至可以说充满了荆棘坎坷,最初依托新钢大力发展钢材深加工,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聚集了一些低端产业;后来瞄准光伏产业,成为世界著名的光伏产业基地,推动新余由“钢城”到新能源产业城的华丽转身;再后来,随着光伏产业的一落千丈,高新区发展一度步入低谷。在困难和挫折面前,高新人没有退缩,没有畏惧,而是认真吸取教训,继续奋勇前进。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经济转型的发展,高新区紧抓机遇,开拓进取,逐步从“一业独大”发展成“多业共舞”的宏大局面,科技创新能力得到飞速提高,特别是光电信息产业和新材料产业的发展壮大,使高新区逐步走出困局,实现再次腾飞的良好局面。

未来的高新区,按照生产、生活相对独立布置的原则,完善“一城两片”的空间布局,即以春龙大道为界,以西片区主要以生活配套服务为主,以东主要以产业发展用地为主,形成生产、生活相对独立的布局。

园林式的厂区环境。

园林式的厂区环境。

现代化工业新城屹立城东

回首十六载创业史,高新区的发展为城东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孔目江两岸,同样的高楼林立,同样的霓虹闪烁,历史的回旋曲余音缭绕,发展的进行曲奏鸣正酣,“跨过孔目江,建设新世界”的目标已然实现,正在朝着建设中部地区一流国家高新区的目标迈进。

走在城东,宽阔的马路两旁,一座座现代化的标准厂房井然有序,一个个环境优美的生活小区高楼林立,学校、医院、公园、商场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一座宜居宜商的现代化工业新城屹立在城市东面。

原太和圩中学大门。

原太和圩中学大门。

水西镇桐林村的胡满根,在高新区成立以前,常年在外打工,过着与家人聚少离多的生活,高新区成立以后,家里的地被征用了,他也回到家乡,在附近的一家企业找到工作,2012年,桐林村完成新农村建设房屋改造,他家盖起了两套新住房,一家人和和美美生活在一起。“这都要感谢高新区,引进这么多企业,家里有工作谁还愿意出去打工,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多好。”胡满根对眼前的生活很满意。而作为外来务工人员,华腾地毯公司的吴六香有着与胡满根相似的经历,所不同的是,胡满根是从新余到外地打工,她却从外地到新余打工。吴六香是吉安人,自2005到新余来,她在高新区整整工作了十二年,已经把家安在新余,孩子也在新余出生,如今一家四口幸福地生活在新余。她说:“在新余没有感受到自己是外地人,大家都很友好,现在工作也很稳定,生活很方便,孩子上学享受跟本地孩子一样的待遇,我非常热爱这座城市。”

现十六中大门。

现十六中大门。

我们不应该忘记,历届市委市政府、历届高新区党工委管委会领导班子及各级党员干部的辛勤耕耘,一代接着一代干,一个企业接着一个企业落户,无数风雨漂泊与烈日当头的日子里,他们不辞辛劳,走南闯北,奔赴各地招商,把客商、资金引进来,又一对一挂点帮扶,从项目选址、工程建设到设备运输调试、产品生产、技术攻关到销售市场的开拓,每一个环节都能看见他们忙碌的身影;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企业家,他们有的土生土长,更有浙商、闽商、港商和台商等,甚至还有外商,他们背井离乡,携带着资金、技术和先进管理经验,选择在城东这片热土上投资兴业,带动了一片区域的繁荣;我们不应该忘记,无数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有的携带家眷,有的不远千里来到新余安家落户,在城东的某一间厂房里一干就是五年、十年,他们把新余当成第二故乡,在这里贡献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挥洒着青春汗水;我们不应该忘记,城东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为了支持高新区的建设,他们拆除老房,迁移祖坟,搬离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故土,把自己的家让出来,给企业“安家”。

历史从来不会辜负勤劳和智慧的人们,城东的发展,也没有辜负所有人的付出。如今,每一个新余人都可以自豪地说:上海有浦东,我们有高新区!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