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人”楚金勇:胆大心细,练就“盲眼穿针”绝活

2017年09月24日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吴涛)多年的职业生涯使楚金勇练就了一身绝活,在几乎盲眼的环境下执行潜水作业,这并非普通的作业,而是长1.5米、重达100多斤的螺栓海下安置等。“蛙人”楚金勇是一名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海油工程维修公司的潜水班长,被称为“孤胆英雄”。他背后还有多少故事呢,21日,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

楚金勇在指挥工作。<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 吴涛 摄楚金勇在指挥工作。中新网 吴涛 摄

大海里“盲眼穿针”

在渤海湾、南海等地,矗立着不少海上采油平台,这其中不少都是“蛙人”楚金勇参与建造的。另外海上作业平台、海底输油管道等的检测维修等都需要他这样的“蛙人”参与完成。除了“蛙人”,他还有一个称呼“孤胆英雄”。

为什么说是“孤胆”?据了解,渤海湾表层地质主要由淤泥构成,在风和浪的影响下,容易降低海底能见度,海下伸出手,都看不见手套,再加上与海面作业不同,水下作业时潜水员需携带一根脐带管线,多人作业容易发生交缠碰撞,反而更危险,通常只能单兵作战,所以这些技能被外界称为“盲眼穿针”。

楚金勇是其中的佼佼者。在渤海湾一次潜水作业中,楚金勇凭借多年的施工经验和科学分析,制定了一套完善的水下作业方案,在水下29米处,抓住瞬间机会将螺栓顺利穿过法兰(法兰是轴与轴之间相互连接的零件,用于管端之间的连接),成功对接大口径重叠法兰,对接后的法兰对角间距误差0.3毫米,有力的保障了海底管道试压一次性通过。

此外楚金勇还创造了原油管线不停输成功安装干式舱群的记录;参与创造了世界上首例单点结构物打捞记录等。

楚金勇说,这个活儿要求胆大心细,还得吃得了苦,所以他们现在收潜水员,只收退伍军人。据了解,楚金勇就是从海军潜水部队退伍后,2006年进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海油工程维修公司,成为一名“蛙人”。

实际上,由于作业条件艰苦,风险巨大,国际上将潜水专业的风险系数比肩宇航员,极少有人从事该行业。楚金勇说,“为了和国际化接轨,我们原来也想找几个高校毕业生,但一听说这么危险,基本上都打退堂鼓了,理由是,‘我一个月在哪儿挣不了几千块钱,非要干这个?’”

楚金勇每次登上海上采油平台都要乘坐这样的“吊笼”。<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 吴涛 摄楚金勇每次登上海上采油平台都要乘坐这样的“吊笼”。中新网 吴涛 摄

同事是你生命的守护者

因为危险,所以安全这根弦他们时刻绷紧。在去采访楚金勇的路上,记者先后经过乘坐直升机安全教育、工程作业船安全教育、海上作业平台安全教育、浮托轮安全教育。而这些楚金勇每次去时都会再来一遍,即便对此已经烂熟于胸。

记者还注意到,无论在是海上采油平台还是在浮托轮上,不少地方都贴着“稳”的字帖,时刻提醒着他们。楚金勇表示,除了“艺高人胆大”,公司对安全的重视也是他继续从事这份工作的动力。

“在我们下水时候,船上有一个和你一样,同样装备整齐,时刻准备下水的人去救援你。”楚金勇说,“所以这个行业还有个说法,称为‘父子职业’或‘兄弟职业’,因为这是一项需要由团队共同协作完成的工作,团队中的其他人员及是你工作中的同事,也是你生命的守护者。”

“那你有没有害怕过?”记者问。“开始的时候也害怕,后面熟练了就不害怕了。”楚金勇说。

“海下有没有碰到过野生动物的袭击?比如说鲨鱼。”记者又问。“渤海湾这边几乎是没有鲨鱼的,南海那边有,但我没碰到过。”楚金勇说。

相比鲨鱼,“蛙人”更害怕的是渔网。“在水下,会有渔民因各种原因抛弃的渔网。海下工作时我们是零浮力,稍微有点动力就会随之而漂,被渔网缠住后不但随之而动,还会影响口罩呼吸,处理不及时就有生命危险,所以我们都随身带着刀,非常锋利。”楚金勇说。

“除了外界自然坏境和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外,出水后的减压工作也是我们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们会使用减压舱在潜水医生的指导下进行减压,保障每名潜水员的身体安全。”楚金勇说,“你看到过从海里钓上来的鱼没有?很多情况下鱼眼睛、鱼肚子都是鼓鼓的,这就是鱼在快速出海的过程中压力没处理好的结果。人也一样!”

楚金勇近照。<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 吴涛 摄楚金勇近照。中新网 吴涛 摄

“孤胆英雄”亦柔情

“孤胆英雄”也有柔情一面。楚金勇说,“我从事这个行业,经常不在家,家里大小事情都靠媳妇一人支撑,也还让60多岁的父母跟着担心,所以我时常感到内疚,觉得愧对家人。”

“所以回到家后,我什么杂活都抢着干,对媳妇说,我在家你就是‘女皇上’,我不在家你就是‘女汉子’。媳妇刚开始对这话还挺受用,但后来‘缓过劲’了:你一年才在家待几天呀?”

2013年,楚金勇接受了央视的采访,在当年年底前的一天,他接到消息:今天就播放你的采访。那时楚金勇刚好在湖北老家陪伴父母,听说要上电视,父母都很兴奋,有说有笑在电视前等待着,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广告,“怎么还不播呀?”

“刚开始播,没什么,都是在讲一些理论,但随着镜头的深入,看着看着大家都沉默下来,父亲哽咽,母亲也哭了:‘你原来是在干这个’!?”“媳妇当时在天津,电话也打来:你骗我,原来只知道你是潜水,没想到这么危险……”

在2013年前,楚金勇一直瞒着家人他具体在做什么。他原来是这么告诉他媳妇的:“随手抓螃蟹,上下班直升机,美滴很。”“当时说时,媳妇还‘气’坏了,嗔道,‘你们还天天吃螃蟹?坐直升机?’”楚金勇说。

实际上,根据项目的不同要求,楚金勇往往是乘船去往海上施工现场,乘船颠簸造成的不适感让他早已习惯。而这一去,他再和家人见面基本上是一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为什么不常联系?”记者问。

楚金勇说,“首先是工作环境不允许,在海上,手机信号全无,通信只能用海事卫星电话,相对来说不太方便。”

“联系也只是互说‘我很好’!有一次回家后才知道,家里出了点事,我怪媳妇为什么不告诉我,媳妇说‘告诉你有什么用’,我琢磨了一下,还是无言以对。”楚金勇说,其实这样对双方都好,她的困难你无法解决,你的难题她也帮不上忙,互诉后双方反而都担心。”

楚金勇参与建设的某海上采油平台。<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 吴涛 摄楚金勇参与建设的某海上采油平台。中新网 吴涛 摄

肩负责任,苦中作乐

“为什么还一直从事这个职业?”记者问。

“首先我觉得我有责任在身,原来国际交流,我们都是跟人家学,现在国外也有在学我们。”楚金勇自豪地说,“潜水这项工作对于海上施工作业来说非常重要,必需要有人做而且要做好。我从小就喜欢水,上班后成为一名潜水员能干自己喜欢的事让我非常感到荣幸”。

“其实我爱人也不止一次跟我说,你能不能换个岗位?但潜水确实是我的爱好,而且这个职业也有好处。如果在南海那边有工程,在海下还可以随便看热带鱼,你们要想找地儿看,还得花钱……”

苦中作乐仿佛是楚金勇天生的能力。“别人都说我适合摆地摊或者在饭店当服务员,因为感觉脸上就刻着‘欢迎光临’四个字似的。”楚金勇说,“我到哪都是笑声,没有叹气声,这不但能调节气氛,重要的是没有思想负担,消除安全隐患。”

正是凭借着这种乐观的生活态度,以及胆识、技术和责任,39岁的楚金勇先后荣获天津市五一劳动奖章、中央企业青年五四奖章、全国海洋人物、全国技术能手等荣誉称号。(完)

[责任编辑:周水根]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